联华证券_在线股票配资平台_股票线上配资官网
在线股票配资平台 你的位置:联华证券_在线股票配资平台_股票线上配资官网 > 在线股票配资平台 > 金正恩究竟有几个孩子?

金正恩究竟有几个孩子?

发布日期:2024-04-01 03:13    点击次数:77

作者 / 林海东

问出这个问题,就掉进了一个坑。因为这件事只有极少数朝鲜人知道,而谈论金正恩家庭及子女情况,在朝鲜是个禁忌话题,所以,一开始就注定了不可能有权威的标准答案。除了已经公开露面的“心爱的女儿”之外,一切都还扑朔迷离;甚至连“尊贵的女儿”叫什么名字,都还是“待定”,“金主爱”不过是当年NBA球星罗德曼说出来的孤证,在韩国国情院“确认”之后,被外媒广泛采用,但国情院的“确认”也是有待商榷的。

事情最终会搞清楚,就像我们逐渐搞清金日成、金正日的子女情况一样,只是要等上很多年,但这是一个长期跟踪、长期观察的过程,要有一点耐心。而在当下,所有那些说得有鼻子有眼儿、言之凿凿的说法,都是瞎掰。

首先,要理清几个基本概念,因为今天说的事情与下述三张报纸有关——

《每日邮报》(Daily Mail,以下简称“每邮”)是英国的老牌媒体,是面向英国中产阶级女性的全国性小报,发行量仅次于日报类销冠《太阳报》。八卦可以找它,间或它也会发些望风捕影甚至编造的假消息(案例俯拾皆是,平时关注英超的球迷朋友应该都了解)。一看一乐没问题,但不能做可靠信源。维基百科在七、八年前就将其归入“基本不可靠信源”,除非特殊情况,在编辑维基百科英文条目时禁止引用。

《韩国时报》(Korea Times,以下简称“韩时”)是韩国三大英文报纸之一,现在是韩国三大日报之一《朝鲜日报》(조선일보)的姊妹报。作为半岛及朝鲜问题的长期观察者和研究者,我本人将它们视为“不可靠信源”,只做参考,在交叉印证之前,基本不会直接引用。

言归正传。

2月23日,《每邮》发布消息,引用韩国国情院退休官员崔洙容(音译,Choe Su-yong)的话说,金正恩有四个子女,其中有两个非婚生;金正恩的儿子(年长于金主爱)因为“苍白瘦弱”(pale and thin)的外表不像曾祖父、祖父、父亲那样“胖乎乎”的、不讨喜,所以被隐匿。2月26日,《朝鲜日报》转引了上述消息。

这似乎是一条新爆料,但却是旧消息。《朝鲜日报》转引自《每邮》,《每邮》则转引自《朝鲜日报》的姊妹报《韩时》,而《韩时》的消息发布于三个多月前的2023年11月,而且11月16日和11月21日把同样的消息从不同的角度发布了两次。

这个信源链条很有意思,虽然三张报纸都报道了这条消息,但信源实际只有“韩国国情院退休官员崔洙容”一个,而崔洙容的信源则是匿名的“朝鲜消息人士”,崔洙容以“保护信源”的名义拒绝透露信源是谁,所以,他的这些“我听说”要大打折扣。

崔洙容是不是“国情院退休官员”,这不得而知,既然《韩时》采访了他,那么,我们姑且认为他是。在《韩时》的采访中,称崔洙容在国情院反间谍部门工作20年,于2010年退休。从时间上推算,崔洙容1990年进入韩国情报机构,是韩国国家安全企划部(1999年改组为国情院)时代开始从事情报及反谍工作的,尽管早已退休,但也算是“资深”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《韩时》去年11月16日的报道中,崔洙容不仅说了上述消息,而且还说媒体称金正恩女儿为“金主爱”(Ju-ae)是受罗德曼2013年的误导,女儿的名字是“金恩珠”(Eun-ju)。但在《韩时》去年11月21日的报道中,崔洙容则以“金主爱”称呼金正恩的女儿。有点儿混乱,是不是?同样值得注意的是,《韩时》去年11月两次报道的记者为同一名姜姓记者(Kang Hyun-kyung)。那么,问题来了——

这位姜记者是采访了一次还是两次?崔洙容在金正恩女儿名字问题上为什么从众使用“金主爱”,而不是使用他从“朝鲜消息人士”那里得知的“金恩珠”?在对《韩时》去年11月的两篇报道进行比对之后,个人认为,应该不是崔洙容的问题,而是《韩时》的记者和编辑采取的技术处理,以通行的“金主爱”替换了崔洙容口中的“金恩珠”,毕竟“金主爱”是国情院曾经“确认”而且被媒体广泛使用的用法,至少在读者搜索时会占些便宜。

那么,崔洙容的“四子女”论是否靠谱儿?

韩国国情院的官方消息显示,金正恩与李雪主2009年结婚,共育有三名子女,分别生于2010年、2013年(金主爱)、2017年;除金主爱之外,其余两名子女无法确定性别;在与“国外情报机构分享信息后”,国情院认为生于2010年的那位应该是“长子”,但这个说法没有得到进一步确认,相反,国情院也好,统一部也罢,都以“无法确定”或“不能提供更多消息”回复媒体质询。

以上是韩国国情院官方层面历次相关信息发布的总结,也是被外界基本采信的说法,即“三子女,且不排除老大是儿子的可能”。在很多人印象中,国情院的情报经常是“笑话”,但国情院毕竟是官方机构,所以,在说法不同的时候,外界自然会倾向采信国情院的说法,因为这些说法至少符合逻辑。

反观崔洙容的“四子女”论,虽然逻辑上说得通,但未免有些八卦,甚至离谱儿,而且有趣的是,崔洙容的说法大多可以找到“母本”——

金正恩儿子“苍白瘦弱”。这与金正日日本厨师藤本健二回忆录中对金正恩兄长金正哲“瘦弱、安静、害羞,性格像个女孩”的描述类似,但从金正哲的图像及视频资料中看,藤本的描述至少在外貌上与实际不符。

金正恩儿子不像祖父辈那样“胖乎乎的”,所以不被公开。这与长期以来外界对金正恩回归祖父形象的说法类似,与外界那种“像祖父才能从政、执政,施政也顺利”的说法也类似。

崔洙容的“四子女”论中,“苍白瘦弱”儿子“龙柱”(Ryong-ju)与“心爱的女儿”是婚生,另有两名非婚生子女。其中,“龙柱”不是老大,老大也是儿子,是玄松月生的,名字叫“日峰”(Il-bong);最小的一个5岁或更小,性别未知,但其母是一位名叫Ryo-sim的朝裔日本女钢琴家。这与当年韩媒所传的玄松月是“元帅前女友”论如出一辙,也与当年的“欢乐组”论类似。

崔洙容对国情院的“三子女”论表示反对,并说国情院搞错了“心爱的女儿”的名字。总起来看,崔洙容的说法显示出至少两个特点——其一,国情院不如我;其二,我在朝鲜有线人,而且我的线人明显比国情院的情报来源NB。在他的说法里,可以感觉到,他对国情院的不屑与不满,并且多少带有一点儿优越感。那么,是什么让这位退休十几年的老官员如此自信、如此言之凿凿呢?

个人认为,崔洙容大概对他的“朝鲜线人”十分信任,以至于他们告诉他什么,他就信什么、就对媒体说什么。必须承认,退休的情报官员应该有些资源,但问题是,这些资源不在情报体系之内,而且提供的消息明显比国情院掌握的消息要更详细。这就引发出另外的问题,即一个退休的前国情院官员会掌握比国情院更多更详细的消息吗?他所掌握的消息会比国情院以及美日情报机构更准确更详实吗?

崔洙容的说法均有“母本”,看似新鲜劲爆,但差不多都是陈年老料的加工制成品。而他的“朝鲜线人”对元帅家事过于了解,仿佛与元帅一家生活在一起似的,这是他所有说法表现出的最令人怀疑之处,也是三个多月前最初看到他的爆料时我没理会的主要原因。虽然近日又有外媒对此加以报道,不过是炒三个多月前的冷饭,而且依旧是无凭无据、只是崔洙容“听说”的孤证,不能作为真凭实据。

好了,那么,金正恩究竟有几个孩子?我在本文开头说过,现在没有准确答案。但从长期观察中所见,我基本倾向于韩国国情院“三子女,且不排除老大可能是儿子”的说法,而且坚持认为“心爱的女儿”没有接班的可能。而上述外媒报道的这位“国情院退休官员”爆料,可以当个茶余饭后的谈资,与朋友边吃边八。



Powered by 联华证券_在线股票配资平台_股票线上配资官网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建站 © 2014-2024 联华证券 版权所有